2008年8月20日星期三

把時間留給自己

香港人,形形式式的自由都有,就是沒有使用時間的自由。

打工仔,簽下賣身契,朝九晚九奉獻給工作。才剛下班,老闆的奪命追魂call又到。所說的事,九成死不了人,卻有本事盡掃消遣的雅興。

另一些老闆,指定動作是周五晚上交低一串指示,下令周一晨早交貨。大好的一個周末,又報銷。

辦公時間,理論上是用來處理工作崗位所需。不過一不留神,時間表已被巧立名目的會議填得滿滿。會未完,天已黑,該做的工作都還沒有開始,私人時間又被燃燒掉。

累積已久的有薪假期,像是三萬恆指之際未及兌現的股票。待價而沽?最後總變了大閘蟹。花的錢才是自己錢,能放的假才是自己的假。合約上訂明的有薪假期,從來只屬鏡花水月。

今時今日申請停薪留職,比要求加人工更難。偶然開口拿一星期「長」假,老闆好言相勸﹕「其實假期不一定要連着放,半天半天的休息,睡睡覺逛逛街也挺不錯。」對不起,假期和時間是我的,如何使用,不用閣下操心!

終於偷得浮生半日閒,時間仍是被各種責任瓜分掉。這個那個家庭聚會要出席,誰誰誰的俾面派對許久沒去,燈油火蠟水電煤的瑣事未張羅。

若那一天,誰公告天下是日關門大吉,不為什麼,只為回想過去,思索未來,享受獨處,旁人十成十把他當神經病!

不過,這不正是盤古初開,每周要有一個安息日的意義麼?

城市過度發展,大家都把忙碌視作等閒;把得閒視作旱有。社會賦予了婚姻生育宗教學術言論自由,卻剝削了咱們的自由時間去追求這些理想,可不是繁榮背後的最大諷刺?

3 則留言:

Newland 說...

why were you so sentimental suddenly? did you heard stories from friends? or that was your personal experience? but you are working as a freelancer wor. i guess i am lucky as i had so many times for retreat in the past two months.i am another extreme example - drown by time when being alone. newland

鄧景 說...

香港三大重罪:
一曰有錢
二曰無錢
三曰得閒

三者中以第三罪為最大,此香港之畸型也。

黃明樂 說...

Newland,

感受太深,是以一走了之離開打工行列,不過Freelancer 都不見得能逃離搶時間的氣氛.城市文化如此,唯有盡量苟且偷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