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4日星期六

最佳情人

望着眼前熟睡了的小粉團,男人想起,幾年前的情人節,他這樣過的。

女伴,有好幾個。大概女孩子的品味都相似,一齣戲,他一天看三次。付三次錢事小,還要緊記在同一個笑位狂笑,又別太預知露出馬腳。

用膳,永不帶不同女伴上同一餐廳。自己喬裝得好,尾精眼企的女人,卻總能從侍應的眼神、不經意的寒喧,看出破綻。

訂花送禮,從不留發票。經驗告訴他,女人替男人清理衣袋時,大小單據,都會被驗屍般驗。

無數次一腳踏幾船的他知道,安排女伴輪流見面,不難。當初結識新歡,本就是「時差」惹的禍。

他白天工作,女友返夜更,長夜漫漫,心郁郁就找了個晚間情人。工餘進修,眼睛本能落在女同學身上,又添了個紅顏知己。大時大節,照樣按「時差」安排,瞞天過海。

他心知,自己其實沒想像中愛這些女人。難奈的,只是一個人的寂寞。有一年,其中兩個跑了。餘下的,催促結婚。年紀不小的他,像突然喪失了夜夜笙歌的精力,無可無不可地,投進了這個「戀愛的墳墓」...

「哇~~呀~」突然,小粉團的哭聲,打斷了思路。他飛快伸手探它的屁股,二話不說抱上大床,麻利地換尿便,邊察看今日的便便是淡黃還是淡綠色,再填好記錄咭。

小粉團揉着眼,嘴角無意識一牽,男人看得眼睛都融了,一把抱入懷。「你呀,你,咩都唔駛講Daddy就為你做牛做馬啦...」邊揑着爆了坼的瞼旦,「以前?只有女人服侍我,從無我服侍人!」

小粉團瞪着他,似懂非懂。兩人對鏡一照,儼如餅印,男人情不自禁給它一吻。人到中年的他,竟發現世上最吸引的情人,原來是自己的孩子。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