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

《沙角月明火炭約》


忙着綵排杜國威編劇的《沙角月明火炭約》。第三度公演了,怎想到,廿年前首演時,《沙》竟被評為杜Sir最受爭議的劇本之一。

初出茅廬的社工,以身泛險介入邊緣青年之間的爭端,反被邊青纏上,「越級」追求只欲普渡眾生的她。當年一度引起衛道之士抨擊,認為編劇寫社工愛上自己的client是大逆不道的。

有幸與杜Sir一席話,他卻這樣理解:我想講一個「能醫不自醫」的故事。社工都是人,都有人的感情。當年社會人士嘩然,不過,後來真的有則新聞,講男社工與自己的client相戀,還發生關係,鬧上法庭。於是社會又開始覺得,這故事頗合理。正如我們也聽過醫生戀上病人,警察去做壞事一樣。

是時移世易了麼?廿年後再讀劇本,咱們看到的,已非專業人士該不該愛上Client的討論,反而對人與人之間誤會與嫉妒、愛慕與關懷都有更深反省。同劇演員,有人認為杜國威要寫社工之苦;也有人認為講階級問題;有人為劇中愛情感動;有人看到人在面對自我的內心掙扎。

社工會否戀上client,不是重點,人如何處理自己的感情,才是關鍵。正如「中學生應否談戀愛」之說早就過時,今日最保守的中學,都開始鼓勵學生正面處理情緒和慾求。

補習學生一家四口打算來看演出,我叮囑其母,節目含不雅用語。豈料她比我更大無畏:男生們,你以為他在學校聽得粗口少?跟我一起聽,好過他跟朋友肆無忌憚講!

說的真是,你道劇本前衛?真實社會比它走快更多!站在道德高地視而不見,還是開心見誠探討,是觀眾的選擇。若你期待更多思想踫撞,本周五至日,牛池灣文娛中心劇場見!

3 則留言:

Frostig 說...

Gosh!

I like this script A LOT!!!
(I bought it long ago and have got To Sir's autograph ;-) !!!)

Maybe I was too young then, I didn't realise the social worker was also in love with that boy. I thought it was just the boy chasing after her......

Actually, as I grew up in Shatin District, the story meant even more to me, probably. By the way, good show! ;-)

P.S. A typo found: 大無謂 should be 大無畏? :-P

黃明樂 說...

hi, Frostig,

"大無畏"才對

你會來看演出嗎?希望在劇場見到你.

Frostig 說...

不好意思,有事,沒法去。  

本來真的很想去看的。  

怎樣?演出成功吧?!  

等下次機會再觀摩你的演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