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5日星期四

水泡

放榜了,升不上中六的末代會考生,如被捲進怒濤大海,亂手狂抓,只求一個水泡。

水泡,不是我叫的,是坊間學店自翊的。看準惶恐學生們的心事,自然門庭若市。

學店甘心當水泡,學生自認蘿底橙,一拍即合。年輕人沒說出口那句是:「我,考成這樣子,還可有啥要求?」

然而,當學生問:「我該走哪一條路才好?」不論成績,我總是答:「你最想走的路,就是該走的路。」

很玄。學生也聽得頭昏目眩,只覺陳義過高,發夢沒那麼早,回我一句:「講理想?我有什麼資格?」

對此,我有幾乎相反的看法。

能力高的人,不用在意理想,隨便唸一科、隨緣打份工,總不致餓死。玩夠了,認真起來,落地生根,別人中門大開歡迎你。

沒能力的人,事事技不如人,到哪裡都注定給比下去。仍能站得住腳,唯一理由是:我比任何人都熱愛所作的事。

抓水泡的人,該明白現實殘酷。沒能力又沒熱情,誰會用你?心中有團火,不一定教人青睞有加,至少保住飯碗。

記得某年到某中學教「生命教育課」,同學都是應屆高考生。這個場面,很罕有。因為大部分學校,都不願花錢請外來老師去教臨近畢業的同學,看不見回報是也。

只有該校校長,語重心長的說:「我校同學程度一般,不一定能入大學。在踏入社會前,務必想清楚自己要甚麼。不然,無目的東踫西闖,不久就被淘汰,變成雙失青年。」

如果成績是能力的指標,理想就是人生的座標。熱情,是凡事的入場劵,也是自我價值之源。

但凡抽新股票都去排隊的,甚少發達,更經常跌得焦頭爛額。凡有學位便去排隊的,最後可能更感迷失。水泡不能少,但心中所想,更重要。

1 則留言:

林蘇 說...

自問才能普通。你的論點,明白,更深深感受到。在大堆只報到10A狀元的新聞中,你的文章給我們這班「蘿底橙」一絲溫暖,一點盼望。
「明樂你是高材生,怎會明白我的處境!」
我這「蘿底橙」工作多年,完全體會你所說的。若有會考生閱讀此 blog,我可為明樂的論點作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