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1日星期三

改一條校規

E給我講了這故事。

「生命教育」課上,談及社會參與。學校是社會的縮影,E想到不如全校發起一個運動,由同學共識加入或更改一條校規。

提議者要儲夠一定數目的和議,在「拉票期」內努力推銷,接覑公開辯論,最後公投。冠軍於新學年生效,全校上下都得遵守,同學要協助推行。

這個比曾蔭權「玩鋪勁」還要勁很多的主意,比選學生會更哄動。當然啦,學生會頂多搞搞活動。改校規,倒是「顛覆校政」了!

你猜,最後當選的是甚麼?

有人建議,不如以後不用穿校服。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多數愛美,定必舉腳贊成吧。卻原來,怕比較、怕標籤、怕分心、家境不好、不愛打扮的同學,統統反對,合起來為數不少。

有人提議取消所有考試,以為一呼百應。豈料,支持率極低。同學說,其實他們不討厭考試,人人都希望知道自己的實力,只是不愛太多的考試而已。

又有人說,學習不必困於課室。即使是中英數等傳統科目,也可透過外訪活學活用。不過,這牽涉太多配套,人人嫌麻煩,沒甚麼人支持。

經過一輪激鬥,脫穎而出的,竟然是:「上午上學科,下午學術科」!食飽不用飯氣攻心,唱歌打球做勞作又半天。有了下午的期待,上午聽課又會專心點。

此舉改動不多,但功德無量,聞說連老師也大比數支持。我好奇的卻是,公投改校規,可大可小,怎麼校長如斯開明,甘願冒險?

校長氣定神閒答曰:世上最多人支持的東西,都是中間落墨的。而且,投票者要協助落實校規,屁股指揮腦袋,不會亂來。愈激進的人,愈要給他實權,有了實權,人就收斂,繼而成長。

容我以這一課,跟所有認為「民主會令社會大亂」的人分享。

15 則留言:

匿名 說...

只想告訴妳,愛讀妳的文章~

匿名 說...

明樂,可以繼續跟進這件事嗎?我想知道一年後,學生和老師對新校規的評價和意見。Thank you

Hoito 說...

就似給最壞的學生當班長,立刻乖起來。

方潤 說...

果然高超,可惜有這種膽識的不多。

匿名 說...

May I share this story on Facebook?

匿名 說...

我淨係想問班學生有幾多明「上午上學科,下午學術科」伊句話?

另外還想問版主對最後一句話的說服力有多少信心?

fat lo leung 說...

我年紀五十八,第一次看見此文,開心大笑。

黃明樂 說...

回匿名,匿名和匿名:

welcome to share.

因為是朋友轉述的故事,而朋友也是該校的freelance老師,所以不知道之後一年的發展。但在活動進行的過程中,的確引起了全校上下對校政的敏感度與興趣。雖然是個小小的實驗,對同學來說,都是個很難忘的經歷。

至於文章能有多大的說服力,那只能由讀的人去評價。不過,我覺得,真心相信的信念,不論有沒有實現的一天,都不應該害怕去分享。

明樂
又:下次留個姓名,可以讓我好好稱呼你們啊。

Burny Chau 說...

其實有點問題:
1. 為何在校規沒有問題之下修改? 修改規定,難道不是因應當時遇到的問題,或是發現了規定有不合理的地方,甚或因時代變遷,而調整/修改規則嗎?如果明明沒有問題,最後發現找不到甚麼問題,然後就得出校長的一個結論:世上最多人支持的東西,都是中間落墨的。

中間落墨=收斂=成長?

2. 這一堂課,其實是曲線教學生們嗎? 當你掌權,就要幹點事!沒事都要找點事幹嘛? 正如一些高官,上任後不是要推行甚麼政策甚麼改革,或是要蓋些大樓,還要越高越好.

3. 這堂課到底要學生學習甚麼呢?告訴學生不要搞激進?告訴學生凡是沒有對與錯,懂得中間落墨才是成熟? 還是要學生學習公投呢? 但這題目除了是與非外, 卻包含那麼多未知數, 算哪門子公投?

匿名 說...

請問可以在註明來源的情況下,引用你的文章嗎?

Martin Mok

黃明樂 說...

當然可以。

匿名 說...

想問是哪一所學校?

Frostig 說...

Well, then HOW to arrange the timetable?!

It is IMPOSSIBLE to fix it! (There are teachers who only teach PE or Music, and by saying this, the music teacher will be teaching all, say 15, classes. Just assume there is only one music lesson per class per week, or say per cycle (i.e. 6 days), how can 15 lessons be fitted in 6 AFTERNOONS?!?!?! And the fact is, usually each teacher teaches for more lessons than that.)

It could be a disaster for those assigning the timetables......

Frostig 說...

P.S.: By giving the previous comment, I didn't mean that I disliked the whole story...... Actually, I found it a very great experiment and a wonderful lesson for all the students involved. And I support Civil Education as well as the promotion of democracy. I was just worried about the feasibility of the outcome......

:-)

匿名 說...

Frostig,
doubling the number of teachers and let them teach P/T can solve the problem. But then, of course, there will be another problem. So, just pay them F/T salary. Let the students pay the expense of hiring extra teachers. It's their great idea anyway.
Do you think that the change didn't happen after all? --zpdr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