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6日星期五

CY不敗


太陽底下無新事。還有多少東西,可以讓人看得眼下巴都掉了下來,然後在電視面前講的,不是what字頭的粗口,而是更直接的:「What?!?!?!

有,守門員有手不用,用腳晒球技,失守讓對方搶了波入了龍門。還有,梁振英在天水圍的講話。

你以為自己眼花。他愈來愈像小說裡的人物,說寓言故事裡一個昏君才會說的話:舉報者要道歉,說錯一句話要交報告……那無所不用其極打壓異己的氣勢,像回到了皇帝時代:朕,這就微服出巡……

領導者不擇手段建立強勢政府,不出奇。奇就奇在,連希特勒都懂得,在人民最支持他最易被蒙蔽的情緒下才出擊。而CY在民望新低之際說這個,又更有戲劇感。當全人類都在想,你是不是瘋了,他仍然自信滿滿活在自我的美好想像裡,君要巨死,巨不得不死。

太荒誕。荒誕到一個地步,你不再覺得此人可惡,而只是可憐。他就像東方不敗般,這裡走了樣一點,那裡陰陽怪氣了一些,今天辨別不了聲線,明天認不出樣子……群眾不能把他拉下台,卻都在背後取笑他。

東方不敗本來就是任我行篤定的接班人了。但他心急,先發制人,提早坐上教主之位,不惜代價。CY打了唐唐的尖當上特首,我們看他轉變,看他走火入魔…… 民心向背,懞然不知。在資訊極發達的年代,他仿若被困紫禁城,仍然面不改容用一樣的聲調、語氣、表情,把戲演下去。

戲看得多,你知道這種角色,總有個戲劇性的結局。東方不敗被各路人馬包括任我行、岳不群、令狐沖等親的疏的暴戾的和平的有仇的無怨的合力制服……眾叛親離卻仍然自我感覺良好的CY,又會如何走完最後一程?

3 則留言:

匿名 說...

其實而家香港, 除左捉人錯處好很叻, 仲有冇人可以提出些少可行既 idea 呢

Amy 說...

hi minglok,I read your articles every week!
come visit my site: amylai.blogspot.hk

AI 說...

『而家香港, 除左捉人錯處好很叻』, 因為「而家香港, 居然有很多有錯處的叻人」。
以前慎言慎行,怕錯,怕出嚟獻世;而家唔「出位」就無得「上位」,居然有很多錯處都可以做叻人,咁點解我唔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