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5日星期四

背書是捱的訓練



跟家長朋友聊天,都說新學制要求靈活思考,是否不應再強迫孩子背書?

所言甚是。但我其實是很贊成孩子背書的。箇中原因,卻無關考試。

申報利益,我背書是很水皮的。從前選科,分文理科。有些孩子,文強理弱。另一些,理強文弱。而我卻是,不用背書的,強;要背書的,弱。考算數考邏輯,我不怕挑戰。語文寫作,簡直沈迷。但一旦要記硬資料,舉腳投降。偏偏不論文理,都有背書的部分,很難搞。

無計可施,唯有如此。會考念理科,高考轉文科。美其名是「學多些東西」,實情是「逃避背書」。會考避過要死記的文史地,到了高考,文科着重分析多於背誦,就投誠過來,避過資料豐富得很嚇人的生物與化學。同道者笑言,歷史任君演繹,化學卻不能隨意老作。

以前,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懂得走位,避重就輕。年紀有返咁上下,方發現沒有好好背過書,其實是人生的一個遺憾,性格的一個缺憾。

背書是甚麼意思?一個字都不能少,半隻字都不許錯。課文內容,要大致掌握,好易。靈活運用,也不難。但要做到一字不漏,卻極辛苦!媲美跑長跑,終點在望,幾乎累死,但為了衝線,飲奶力都出埋,去到盡,「捱埋佢」。又好像拉小提琴,整首歌都練好了,就只差那一顆音,永遠走音,練吧練吧,「捱埋佢」。背書,來來去去,總是這兒那兒差了一個字,比心機,頂住,「捱埋佢」。

背書,是一個「捱」的訓練。一字不差的精準,背後是無比的恆心與毅力。背書推動我們追求完美,永不放棄。昔日不明白這道理,如今自省,一直以來欠缺耐性、粗枝大葉的性格,完全是因為,欠了那一段,死記硬背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