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年少•無知?》



小時候,很喜歡看「自我歷險叢書」。即是一邊看,一邊要代入主角的經歷,為他作出抉擇,繼而跳至某一頁,直至看到結局那種書。

當時我想,如果世上有種東西,叫做「自我歷險劇場」,觀眾索性走進戲內,成為故事的主角,為他做決定,就太好玩了。

而劇場比書,又多一個層次。歷險書往往只能照顧一個主角,橋段不外乎打怪獸或者迷失森林之類。然而劇場不一樣,劇場有很多角色在互動,可能性更多。感情交流的give and take之間,我創造你的命運,你改變我的經歷。過程中,必須以同埋心去經歷人生,再把經歷提煉成智慧。

我常想,這個形式,最適合用來教通識。平日談社會議題,老師講到口水乾,學生光瞪着一雙大眼睛看着你。認知,與感受,畢竟是兩回事,除非可以親身經歷。

終於,兩年前跟香港話劇團,在「通識教育劇場」首度合作。故名意義,就是透過劇場,去做通識教育。當時題為《吾想,探討安樂死的爭議。這個題目,教過無數次。但當台下的我,要為劇中女生去做這個沈重的決定,是否讓爸爸安樂死,甚至預演一次失去爸爸的情境,那震撼與掙扎,竟是多麼深刻而嶄新。

今年再跟話劇團合作,劇目叫作《年少無知?》。無知的,是甚麼?因為未了解自己?搞不懂紛亂的社會?抑或,無知的,其實輕蔑後生的成年人?年輕人未必有成年人的老練,但無機心的眼睛,甚麼都看在眼內。年輕人如何面對朋友的聚散、價值觀的差異以及社會的潛規則?

沒有一個媒介,比劇場更能啟動人的同理心。沒有同理心的通識教育,只是一種虛偽的假道學。《年少無知?》歡迎全港中、小學觀賞,查詢電3791 2985,期待你來一起互動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