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8日星期五

拜年

大家庭過年,煞是大陣仗。

小時候,朋友同學都是在大年初一出動拜年,初二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頓開年飯後,初三也就靜下來,窩在家中呼朋喚友麻雀耍樂看影碟賀新歲。

而我由於與祖母同住,年初一、二賓客絡繹不絕,全盒空了又添,剛添了又再吃得清光。奉茶奉酒奉汽水,忙得團團轉,一天到晚口不停。

到初三沒有訪客了,也就不避「赤口」之嫌動身拜年。港九新界的趕場,我戲稱為「拜十家」(因的確要走訪十個家庭以上)。拜訪一般持續至過了新晶頭,好幾個周末的指定動作都是到好久不見的親友家中叩門,遞上禮物拱起雙手說祝福。

坦白說,小時候並不享受拜年,最討厭重覆介紹自己唸哪所學校甚麼年級,而對方永不記住(否則不用明年又再問)。親友驚嘆自己長高了,但心知肚明沒增高半分。最難愖的,要算是徇眾要求唱歌跳舞,自己雞聲鶯鶯,根本就沒有人留心聽,弱小心靈早就明白當酒廊歌手的悲哀。

家父那一代,堂兄弟姊妹群居在一起,過時過節一眾小孩合演「梁山泊與祝英台」,羸得不少掌聲和糖果。名副其實的大家庭,關係親密得可以。凡事守望相助,當然也不可能有什麼秘密。

今天,核心家庭各自為政,鮮有碰面。難得於佳節聚頭,話題又好像隔靴騷癢。老長輩買少見少,似乎都快沒有拜年的需要了。

唯獨是在各家各戶吃到自家製香煎蘿蔔糕、低糖紅豆糕和老火炆南乳齋時,想到長輩瞇着雙眼弓著身冷著手下廚的那份心思,才猛然為自己的不在乎感到慚愧。

2 則留言:

Carson Chung 說...

祝妳身體健康!

黃明樂 說...

卡臣:
利是!利是!
我也祝你心想事成,做多d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