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9日星期三

AO 逃亡之謎(下)

(續昨)政府醞釀政策的過程,大概是這樣的。問題發生了,AO必先翻閱以往文件,追查幾年到幾十年歷史不等,將重點寫成撮要。

接着,條件反射式羅列清單,要「諮詢」什麼高人。相關部門、法律意見、專業團體、顧問委員會、民間組識等等。幾輪會議下來,AO又要把討論濃縮成一篇篇的撮要上呈。

紀錄的過程,貴多不貴精,任何人的意見都不能少。公平起見,不會劃分誰比誰更重要。各打五十大板就最好,是官員常掛在嘴邊的「平衡」。

接着,AO要就「諮詢」的結果撰寫政策建議。順理成章,既然各方面的意見都有支持,就證明沒有任何觀點特別棒。故有政策,雖不十分行之有效,總未至於完全失效。結論,不用多說──當然是以不變應萬變。

這種思維模式,直接反映於政府的管治作風。我們戲稱為「rule by history instead of rule by circumstances」(沒有中譯,因政府內部慣以英語書面溝通)。新問題該如何解決,不是重點。原有政策,曾經多麼輝煌才是最重要。我們於是又上下同心,不厭其煩繼續照本宣科。謊話說一千次,必成真理。

久而久之,入職時慎思明辨的AO,漸漸在龐大的架構下淪為技術官僚。日復一日,我們看許多文件,寫好多字,卻不必怎麼用腦。筆下有完美的文法,一流的措辭,但無血肉無感情無觀點。

系統,由人組成,但也可把人最珍貴的智慧扼殺。如果AO不過像工廠「啤」工,每天「啤」出「三幅被」的文章,何苦勞民傷財大舉招聘?如果我們投身政府是希望進一步琢磨和應用批判思考,又何苦委身於一個樂於故步自封的架構內?

5 則留言:

martinoei 說...

走筆到這裡,如果你看過黃仁宇《萬曆十五年》,就不難看到,明王朝的官僚弊病,再一次在香港政務主任體系出現。

但當出現這種狀況時,已不是光改AO制度,就可以解決問題。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After reading your "AO Escape", i'm sure your decision is WISE & INTELLIGENT!

Just escape when you're still young, fresh, "think by brain" ...

Agreed w/martinoei on that book! Watched Zuni's coming drama (2nd re-run) - "1587 -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怒火眼睛 說...

「rule by history instead of rule by circumstances」

"因循制宜, 而非因時制宜"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To "angry eyes" - good translation:)

martinoei 說...

我還未看進念的《萬曆十五年》,但《萬曆十五年》是我過去十年,再三去看的一本書。我對很多事的分析框架,都建基黃仁宇的書和看法。

當然,要改變香港官僚制度問題,也不只是實施普選這麼簡單,事實上,這涉及的改變千頭萬緒,包括文化,以至社會架構的改造,調和當中的衝突等等,需要宏觀的眼光,否則就像《萬曆十五年》的結局般,不論海瑞、申時行、李贅、明神宗,戚繼光,各自的努力,都終歸失敗告終。